只有看懂了刘若英,你才会真正懂《后来的我们》

时间:2018.05.02 来源:1905电影网 作者:阿英


1905电影网专稿《后来的我们》正在制造一个中国电影史上都罕见的现象——

 

一部有着污点的电影,也能被加冕,成为票房之王。

 

上映5天,《后来的我们》的负面新闻就没断过。

 

虽然在4月28日上映当天,就拿下了2.85亿的现象级票房。但也就是当晚,它被曝出在全国多家电影院出现大量退票现象。在猫眼的声明中,《后来的我们》涉嫌恶意刷票退票多达38万张。在此之后,淘票票平台也发布了声明,称平台方2018整体退票率是3.17%,而《后来的我们》上映首日退票率高达9.16%,明摆着不对头。

 

这件事显然让院线方,购票平台都吃了大苦头。更恶劣的是,让各方都对目前的网络购票数据产生了巨大的怀疑,惊动得电影局都发布声明称要“查明并严肃处理”。


 

一方面,负面新闻不断发酵,人心惶惶。而另一方面,《后来的我们》的票房却节节窜高,仿佛根本不受一点影响。目前,刘若英已凭此片远超《北京遇上西雅图2》的导演薛晓路,成了内地女导演票房第一人。

 

小电君注意到了一个问题——

 

任凭《后来的我们》如何受质疑,主创团队都几乎没有一点相关负面信息。

 

尤其是导演刘若英。在微博@刘若英工作室发表声明之后,底下大批粉丝都选择无条件相信她。


 


刘若英多年的好口碑,真不是白攒的。


大家愿意相信她的真诚,这恐怕也是《后来的我们》在负面新闻曝出后票房依然能暴增的一大原因。

 

在看《后来的我们》中的周冬雨时,小电君脑海中就总浮现出刘若英本人的影子。

 

在第一张专辑《为爱痴狂》的MV里,刘若英披着男人的外套,眼神天真执拗。

 

那年她25岁。


 

再看《后来的我们》中26岁周冬雨出演的方小晓,眼神何其相似。


地铁站的那场戏,方小晓看到了飞奔而来的林见清,也明白他挽留的心意。地铁门还开着,可以跨出去……


但她就站在原地,直勾勾地盯着他,牙关紧咬。她的两眼一眨不眨,只是眼圈周围在微微泛红。



眼神的相似,只是表象。

 

如果足够你了解刘若英,就会发现方小晓这个人物实际上就脱胎于刘若英本人。


不是广为人知的,甜美温暖的“奶茶”;而是刘若英的另一面,一个叛逆,倔强,搞怪的大龄女孩。


 刘若英虽出身名门,却有过一段同方小晓相似的黯淡青春。


想搞音乐,却得不到家人支持,只好去做助理,工资低到根本没钱打扮。一干三年多,年轻女孩最好的时光,她灰头土脸。

 

1994年,她遇到正为新片《少女小渔》选角选到焦头烂额的张艾嘉时,穿着一条很土的黑纱裙。没说几句话就脸红,完全没有在娱乐圈混的样子。


只是这窘迫逼出来的清纯倒成了她的优势,让张艾嘉当即拍板,定了她来演小渔。


 

张艾嘉给电影中的小渔添了一个严歌苓原著中没有的细节——红裙。


裙子鲜艳的色调,和小渔惨白的脸色,怯生生的眼神配在一起,更显得这漂泊他乡的女孩脆弱,让人心酸。


结果,第一次演戏的刘若英拿到了亚太影展的最佳女主角,还有金马奖的最佳女主角提名。

 

张艾嘉曾如此说刘若英:“当《少女小渔》拍完,她的那份骨子里的倔强出来以后,你就发现她的光芒慢慢慢慢就开始了。”

 

从方小晓身上,你能看出“那份骨子里的倔强”究竟意味着什么。


她可以在喜欢的人面前尽情撒娇,也可以真性情地大爆粗口。


但她绝不会轻易在别人面前哭。


这是导演刘若英所呈现的倔强,也是她能多年在演艺圈中撑下来的秘诀。

 

她本是歌手,从未接受过表演训练,却能拿下金马,亚太,东京等影后奖项,必定要有好一番“人后受罪”。

 

两个细节,也许能让我们一窥她的奋斗史——

 

一个是刘若英当年在滚石唱片和光良,五月天阿信被称为“三大难搞歌手”。他们对自己的歌死抠细节,让工作人员伤透脑筋。施人诚为《后来》填词的时候,刘若英就曾找他喝了八次咖啡,给他讲自己的情感史。

 

还有一个,则是从小抚养刘若英长大的祖母在《一个人的KTV》中的一段话:“众人只看到刘若英光鲜亮丽的一面,认为她运气好,殊不知其中的甘苦,真是五味杂陈。她拿到剧本,必挑灯夜读,揣摩剧中人物的心情与语气。她从小小的助理到今天,真正视一步一脚印,如履薄冰,如临深渊。”


对于这段奋斗史,刘若英本人倒是几乎没怎么谈起。她的脆弱善感,总是在跟开演唱会,跟粉丝们大合唱的时候,才陡然爆发。



只是我们能看到她逐渐褪去少女的青涩,有了自己更为独立的人格。


刚出道时,或许依靠张艾嘉等人为她塑造的纯情少女人设。但实力渐长,她就不再会一味迎合大众对她的“文艺女神”印象。





她愿意冒风险出演《粉红女郎》中“结婚狂”这样的丑角,哪怕不少粉丝第一眼看到就换了台。



但她演得认真,把一个夸张的丑角,也演成了代表作。



曾有媒体问刘若英,这样文艺的你,是真实的吗?


刘若英从未给出确凿的答复。她甚至在采访中半开玩笑地说过“我的文艺都是记者写出来”这样的话。


其实刘若英是个蛮分裂的人。

 

一方面她忧郁敏感。只演了半年的张幼仪,却能体味出这个女人一辈子的苦涩,久久出不来。


但另一方面,她却也热衷于搞怪,还很重口。

 

《后来的我们》中,这种刘若英式的恶趣味就让方小晓变得很可爱。


 

有一个场景让全场爆笑。

 

出租屋的墙薄,夜里邻居不可名状一下,满屋子都是那声音。林见清很尴尬。没想到周冬雨一点都不害羞,反而躺在床上装出变调的呻吟。

 

这就是刘若英式的玩笑,有点猥琐,又有点冷。

 

看刘若英上《鲁豫有约》,讲话像个谐星,连鲁豫都觉得意外。


她讲起自己的各种糗事,不断自嘲,完全跟电影中的形象判若两人。


上《康熙来了》,她的搞笑能力不亚于小S。


不但坦言自己很想出演当时台湾很火的肥皂剧《台湾霹雳火》,还说着说着就当场演了起来。


 

找她来演过《半生缘》,《红娘的异想世界之在西厢》的林奕华曾如此说她:


“刘小姐缤纷多样的性格中,精于自嘲绝对是极具吸引力的。所有不惧自嘲、甚至乐于在人前抖出弱点寻自己开心的人,都是经历了某种程度的先死而后生。她的不介意,不是没有把事情放在心上,而是早已提升了对自己的要求,明白自身最表面的缺点必须如死皮般褪去,新的皮肤才会再生。”



这大概也就是十年之后,裹着毛衣烫了卷发的方小晓的状态。她坐在林见清的车里,依然心直口快,开了个幽幽的玩笑:“我这个人就是旺前男友,每个跟我交往过的男人都过得特别好。”她的语气无喜无悲,就像在谈论菜场的价钱。

 

这是一种经过岁月磨砺后,从伤口中生长出的豁达。

 

对于刘若英而言,大致就体现在她对创作的态度。当年她会因为别人的一句苛责泪流满面,如今她拍戏都不再看回放。“我不太关心结果,只在意那个过程,每一个过程都是我生命中的一滴水。”


她之前在演唱会上为了追求突破,模仿蔡依林的《看我七十二变》。结果上《康熙来了》被小S嘲笑像是越南新娘跳舞,弄得她一脸尴尬。



而如今她穿男装,梳油头,自称“刘若男”开演唱会,唱朴树,宋冬野等人的歌,只因为她意识到自己内心里有一些话,是作为女生的她说不出来的。



所以时至今日,她敢在处女作中坚持自己一贯的“矫情”风格,甚至可以说是把自己代入了作品。

 

不得不说,这确实是很难得的一份真。


 

文/阿英

动物世界
剧情

动物世界

李易峰获巅峰之作

捍卫者
剧情

捍卫者

英雄许国不必相送

菊豆
经典

菊豆

巩俐颜值巅峰之作

巨额来电
犯罪

巨额来电

桂纶镁饰诈骗魔女

手机
剧情

手机

放下手机敞开心扉

神话
动作

神话

成龙金喜善跨世恋